曹翀

我在每个胸口筑巢
就从里面碰到肋骨
一个原创写作者。
偶尔摸个同人爽文(x)
本命是曼普这两个老头子。
欢迎勾勾搭搭,谢谢并且爱你们。

《对话The Conversation》(新年&情人节贺文)

伏卢版本《对话》戳我 改天写韦斯莱版的

后续《危险的时刻》戳我

糖糖糖+微量玻璃渣和隐晦的车。祝食用愉快!先祝各位同好新年快乐!!
少量reylo以及poe&hux,占tag致歉。

 梗概:“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当赫克斯的嘴唇渐渐靠近那将要被他碰到的面颊时,他觉得他看到了另一副面孔。喉部在皮肤的纹理之中,因为靠的太近而有一种粗壮感。粉红色的伤疤像一条蚯蚓。

赫克斯对那条蚯蚓说:“蠢货。”

“蠢货”是这么一个家伙——他在床上躺着,睁开眼睛,(几乎是)温顺地认领了这个称呼:

“哦。”

赫克斯几乎要为此刻负伤的凯洛这么好欺负而尖叫了。

他继续得寸进尺地说道:“您的脑子里可能装的是染料吧,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有人会——噢!!”他突然抬起撑在凯洛床上的右手。

“那么现在你见到了。”凯洛这才把脑袋转向他。他嘲讽地看着将军鼓着眼睛,竖着渗出血迹、带着牙印的食指指向天花板的滑稽姿势。凯洛冲他假笑一下,展露了自己的牙齿。

赫克斯是蹲着和他讲话的,把头贴在他的耳朵旁边,右手撑在凯洛的枕头上。凯洛全身上下只有脑袋能动,像个木乃伊一样,只能用牙齿攻击他。

“怎么跟猫一样……”他走到门前。

“所以,”凯洛重新闭上眼睛,抬了抬下巴:“我可以把这个当成一种赞美?”

赫克斯将军试图脱下无菌外套然后帅气地摔门走人,但是电磁门听话地关上得无声无息。

又是一次凯洛·伦任性使气的后果,他没有管无线电耳机里赫克斯的声音:撤退!撤退!

那次行动让他在监护室躺了一天。强行单向撑开对方的空间通道,维持超空间跳跃存在所需的能耗和带来的摩擦,让原本就会造成空间扭曲的超光速飞行又提高难度。

凯洛一直没有调头。他听着无线电里赫克斯将军的警告,直到它变成和引擎声同样嘈杂、吱吱啦啦的杂音。

那次追踪叛军的行动让他被送进监护室了。强行单向撑开对方的空间通道,维持其存在所需的能耗和带来的摩擦,让原本就会造成空间扭曲的超光速飞行又提高难度。他的登陆艇连内部温度都急剧升高,身上有几处烧伤,还有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病症。

 

这件事让赫克斯想着想着,嘴里都能不干不净地指责他的愚蠢。那天晚上他朝凯洛的监护室里发送立体成像的请求:“护士,现在……噢。我就来问问。”

“没有什么护士。”凯伦在床上冲他张着眼睛,挪过来把那个窗口点大。“你那个叛军的小白脸没有把袍子撩到腰上等你?”

赫克斯一下子从悬浮椅上蹦起来:“不要命一样地追过去的人是你又不是我,不就是因为那个姑娘——再说他也不白——”

每当凯洛在枕头上扭头时,他的头发就会噼啪作响。身上修复皮肤的几个机器人闪着红色的小灯。

他气得发笑:“别以为我这几天躺着就收拾不了你。以后有的是时间。”

赫克斯挣扎似的说了一句:“——蠢货。”

后来赫克斯对自己突如其来的愤怒感到有点儿恶心。病一好凯洛就开始兑现诺言,展示他健壮得今非昔比,教会他如何把持住一个男人,就像干渴把持住水源。让每条河流嫉妒他们的嘴唇,亲吻像季节般击打身体。

 

“我们等着看吧。”凯洛的眼睛闪了一闪,脸上没什么表情。

他们僵持了半分钟左右,然后凯洛关掉了那个窗口。

凯洛·伦看着自己搁在床单上的手掌。他几乎要相信,这双手悄悄往床里放进了一个无比耐心、极其狡猾的狐狸,正在等待时机,准备吃了他的心。【注】

……

第二个星期的时候,他已经能坐起来,准备时时刻刻把赫克斯丢出去的样子。赫克斯一进监护室就觉得有点惊讶,凯洛正坐着把掉进他头发里的那个小机器人粗鲁地摘出来。

赫克斯扫过他几乎什么也没穿,带着烧伤的光裸的大片皮肤,慢慢转开眼睛:“你他妈怎么搞得像个标本?”

凯洛把被子往上拉一点,语气很危险地重复:“标本……”

“你要是还在因为那个姑娘的事情而生气,那就太没意思了。”赫克斯悄悄往后站了一点。

“她确实很聪明。她也很有意思,”他说,“你可以坐下。”

赫克斯的嘴唇扭动着。“……我倒也没见你留住她。”

“嚯。”

“我们追踪到燃料点一艘叛军登陆艇的信息了,”将军清了清嗓子,“我没让他们追。当然,那也有可能是已经被他们卖掉的登陆艇。听着,如果你愿意把那个姑娘弄过来,我也不是那么反对……”

滚出去,凯洛说。

赫克斯又冲他睁大眼睛。他梗着脖子说:“为什么?”

凯洛每次见到他这幅样子都觉得有点心虚气短,恨不得能挖掉他的眼睛。凯洛不得不又重复了一遍:“就现在。”

赫克斯坐着没有动。他只是有点畏惧似的弓了弓肩膀(他被原力提起来丢出去的糟糕回忆)。他就坐在凯洛床边,凯洛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这个男人的脖子。无菌服的后领子折出来一个尖角,于是一根圆鼓鼓的骨头——脊椎骨的最上面一节展露在外。

“我是病人,”凯洛说,“滚出去。”

“这件事你没有指挥我的权利,我想来就来,这是我能掌控的事情和我自己的意愿,”赫克斯一边拔高音量争辩,一边又抬起身子作势要走。“当你是一个懦夫的时候,有些事情就变得容易多了……不然你以为还有谁愿意来看你这个坏脾气的领袖?嗯?除了我?你其实不过是——”

凯洛·伦突然间觉得心醉得一塌糊涂。

“很好,”凯洛打断他,一把又揪住站起来的赫克斯的后衣领。

他想了想,然后扭过头去,轻轻咬了一下将军脖子上那一小块赤裸的皮肤。

fin

【注】:传说斯巴达有个少年,偷了一只狐狸藏在胸前,狐狸在衣服内咬他。为了不被人发现,他不动声色,直至被狐狸咬死。

 

ooc全是我的锅。

抱歉最后给自己打个广告,非常希望你们能戳进去看看谢谢!!这里的原创不是耽美,只是严肃的原创小说,原创实在不知道怎么推广了【哭着】

我的原创本通贩  部分短篇小说:像素人(含《生吞》) 三岛由纪夫的来信

当我们寻找  

更多其他短篇戳我主页就好ღ( ´・ᴗ・` )比心!

目前点梗活动“给我三个关键词,还你一个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31)
©曹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