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翀

我在每个胸口筑巢
就从里面碰到肋骨
一个原创写作者。
偶尔摸个同人爽文(x)
欢迎勾勾搭搭,谢谢并且爱你们。

《爱》

《爱》

如少年一般傲慢, 

抒情诗人尚未叩门,

便闯入我的房屋

他随口就说出,

在世上我仅该为他心生愁苦。


他扮着任性的鬼脸,

啪的一声合上我摊开的书,

跺了一下漆革的皮鞋

“我不爱”便脱口而出。


他怎如此大胆地散发香水气息!

把玩宝石戒指竟如此放肆无礼!

在我的写字台上,在我的床前

他怎能如此大胆地将花瓣铺满!


我跑出家门,心生怨念,

他却在我身后紧追不舍,

用精美无比的手杖,

响亮地敲击马路上铺好的石板。


从此往后我精神失常。

再也不敢回到家中

我只能用厚颜无耻的话语

述说一...

《塑料性手机》(短篇完结)请戳图!

参加比赛的一篇短篇,由于时间短写得很仓促抱歉qwq。

比赛原命题:《当他们还在用Nokia的时候》

吐槽了手机和我很多不喜欢的东西,我仍然可能不在读者舒适圈请慎重。

其他更多原创短篇戳我主页ღ( ´・ᴗ・` )!

有没有小蓝手或者评论呀qwq

《死婴》(完结)

主伏卢,微量斯卢斯友情向,占tag致歉。

如果ooc全是我的错。


“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这是卢修斯马尔福在走进门时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漂亮的嘴唇,高高在上,卢修斯想。他把还沾着雪的大衣挂起来,在玄关站在了。

“你过来,”那个男人说,“我在这里。”

他看着雪在房间的热度下融化,闭了闭眼睛。男人的声音已经变得强硬:“是大雪让你动作迟缓了吗?还是你变得娇贵了?……”

卢修斯把靴子换成便鞋,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男人的声音是从餐厅传出来的,他要穿过走廊。男人又开始不耐烦地叫他的名字,“卢修斯——”他开始小步快走。先祖廊里一幅幅的家族画像闪过,长辈们一齐向他摇头,所有的金头发...

一个牢骚满腹的记梗……

占tag致歉!看文请戳我首页ouo!

这周考试的时候还满打满算要写伏卢,名字是《死婴》。一个开玩笑过了头的劳德终于对他的小奴隶害怕了的满桶狗血……于是教授对此很生气想把卢爹拐走

但是我发现写同人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写原创需要天时地利任意一个条件不满足即可。总之就是不满足的时候,才会想写需要表达的东西,就是变成写小说而不是讲故事了。但是你们想听故事,或者说你们大多数人想听故事……总之就是原创坑冷。

嘤。伏卢会更的。等我生物高考5月完就好对不起qaq

我怂,没有胆量坟头蹦迪qaq去自救生物了。

今天4月10号,祝自己生日快乐。

图为两年前的我。现在看看,我好像也没有什么大改变。没怎么长高,只是剪了一个短得不得了的头发,能让我觉得自己帅一点。两年来好像什么也没有蕴含,任何事物都进入别的事物之中。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我在写东西时感到自己是衍生的。

其实不管是不是新的一岁,我都有很多东西想去做。包括我一直想考的某个大学专业,包括我想的毕业了要写的长篇小说,包括我想和我弟弟徒步走一个城市一天,等等等等。

我写的东西也许有一大半是毫无意义的,我之所以还要这么做,是希望你们看到另一小半。

总而言之,谢谢给过我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的人,谢谢fo我的小伙伴。

之前说不知道怎么称呼我的旁友,叫我...

《中国无头者》(短篇小说完结)

不怕你们对号入座。也许我还希望你们这样做。

其他小说戳我主页即可,谢谢:D


天亮的时候,天空必须放开大地。他们四处寻找着,在城市里游荡。有一部分人足够幸运,先找到了一些。然而,其他人没能紧跟潮流。由于他们找不到可供谈论的新闻,找不到能拿来争吵的金句,找不到可以搬上电视的材料……总而言之,由于找不到这类酒精似的陷阱,第一拨人开始斗殴。第二拨人由于烂醉如泥,也开始斗殴。

在斗殴中,男人的头被一个小木杵击中了。更加不幸的是,他甚至没有参与斗殴。在这个日复一日的清晨,他只是站在窗口喝一杯豆浆。看着这些斗殴的人们,这份微小的日常折磨所带来的痛苦,也不过只是有如利刃穿心。下一刻,他的...

《罗得的妻子》(日记体短篇小说完结)

半真半假吧。 师生相关。

罗得的妻子

(注:《圣经·创世记》记载,罗得的妻子不听天使的警告,顾念她所逃离的城市,逃跑时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


我偶然翻到了自己高中时候的日记本。它被压在许多高中卷子里,封皮已经破损了。里面不止有日记,还有作文草稿和一些提醒事项。我打开它来的时候,爬出了一只一只通体透明的昆虫。它们透明的身体窸窸窣窣地滑过纸面,碰到了我的手。


在回寝室的时候碰见了朱。他今天穿了白色的衬衫短袖,扎在米色的裤子里,棕色皮带。他在低着头看手机,脸上大概没有什么表情。

我和他距离很近,手臂一伸就能碰到。近得非常夸张,...

【3】向一只狮子学习 ——评《战狼2》

【1】填平一条沟壑 ——评李安《喜宴》 【2】风——评陈凯歌《百花深处》

连战狼tag下都有cp了,我也是很惶恐【颤抖】

我觉得我试图在很客观地写影评了吧,至少是“试图”……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镜头,可能只是那片绿色的原野,一只狮子在驶过的越野车后咆哮了一声;这也许是全片唯一能够让人稍稍松弛的镜头了。

《战狼2》可以说是一部结合了中国主旋律和好莱坞制造模式的商业片。院线电影都是在商业与艺术之间摇摆的产物。然而,导演需要做到维持其中平衡,而不仅仅是糊涂地摸索。

《战狼2》作为一部商业片,影片的色彩和光线都是明度较高并且非常亮丽的,更加符合大众的审美。特...

《邀请自首》(短篇小说完结)

一个糊着玩的故事续写,题目就是给出第一段然后续写ouo

之前那篇《呼喊与细语》因为要投稿来着,所以暂时设为仅自己可见啦。

开学了超忙,可能闭关,但不会停更的!


昨天晚上,我倒车时好像撞了什么东西。但是我为了逃避责任,就赶紧开车离开了。第二天早上央视新闻报道,在我昨天开车的地方出现了一桩重大命案……

我慌张起来。我试图安慰自己:总没有人会死得这么悄无声息吧?昨天晚上我没有听见任何惨叫声、或者车轮碾过骨头的声音。但也许事实就是这样呢?我自己难道没有这样的时刻吗?感觉自己如此迫切地需要投身于车轮之下。车轮隆隆地滚过来的时候,我连哼都不会哼一声。我别无选择。这个濒死的人会还带着...

得到最大的认可啦,照例感谢一发列表。

感谢所有在lofter给我过小红心和小蓝手和评论的旁友。

希望以后还请看我的更新啊!

来自老爹的钢铁直男拍照技术。

一个丑慎的假爆照,别因为这个取关我QAQ……(衣品堪忧如我)

《舌下的动物》通贩  其他原创小说戳我主页即可!

下一页
©曹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