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翀

我在每个胸口筑巢
就从里面碰到肋骨
一个原创写作者。
偶尔摸个同人爽文(x)
本命是曼普这两个老头子。
欢迎勾勾搭搭,谢谢并且爱你们。

【科幻】入侵·深渊回廊 Instrusion·the corridor of recalling更新

【科幻】入侵·深渊回廊 Instrusion·the corridor(abyss)of recalling

(多结尾,军装,私设定,攻受不明)

如果这种硬类型的科幻悬疑啥的AU有人看,我就写一系列的出成本子w

上文

那看起来该死地真实,他感受得到靴子深陷于暗红血肉沼泽的粘稠与腥甜。他的父亲端着枪托对他说瑟兰迪尔你要像天气那样对一切无动于衷。将来这类野性情绪是你的必需。

埃尔隆德呢;瑟兰迪尔自那时候开始训练后就没见过他。直到有一天他终于穿上他父亲的深灰色军装、拥有和他父亲前缀相同的身份代码、用规格一样的登陆艇。

甬道中的旷野无法分辨。瑟兰迪尔发现他怎么也不能到达目的地。檐角的油灯随着他的奔跑一盏盏暗下去。他跑向未知的尽头。深渊。

 

瑟兰迪尔第一项任务是被他父亲派去前往N9-0630编号木卫三进行多元宇宙殖民。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父亲亲生的,第一次就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

降落简单的勘探过后,猝不及防的抖动和某处亮起的红色警示灯让瑟兰迪尔愤愤地踢了一下悬浮椅;它倒是非常听话地自己调整了位置。他最讨厌向监听中心那帮家伙寻求支援(这会让他非常恼火),但现在看来是不能避免了。他摁着耳后的移动装置:

“登陆艇在N9-0630呼叫任何一个监听中心——重复——”

扩音器里传出令人烦躁的白噪声后突然传出瑟兰迪尔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他一定是听错了;他干巴巴地做出一个吞咽的动作。

“这里是监听中心,我们——瑟兰迪尔!?”

平面可视窗口上的埃尔隆德瞪大眼睛(呀这样子真好笑)。瑟兰迪眯起眼睛:“你爸叫你来的?”

他忍住没说“来监视我”。

“我只是恰好被安排到这里......”

他发送过来立体成像的请求。瑟兰迪尔犹豫了一下点了接受。

“你那里怎么样?登陆艇有损坏吗?”

埃隆德没有太大变化.只是眼部有了细小的纹路.瑟兰迪花了很大力气才忍住想去拧拧他眉心的冲动——像他小时候做的那样.

“还好吧......只是补给品的舱室烧坏了,原因还未查明;呃,”瑟兰迪揉了揉头发,许久的疏远让这次以外的远程见面变得有些尴尬,而对方还微笑得一脸淡定从容,“但这地方的某种生物很难搞定——”

“有攻击性吗?”

“没有,但它真的很烦,有高强度的拟态——”

可视窗口一阵晃动。过了一会儿才屈于正常,传来的是陌生的声音:

“登录艇编号。你的身份代码。”对方已经关闭了视频系统只留下拾音器。

瑟兰迪尔不甘心地眨眨眼睛换上冷冰冰的腔调:“登陆艇CX-0815在着陆地点寻求武力配给。代码TV-7592,Thranduil。”

“传过来你的三维坐标。我们会尽快提供援助。”对方声音里加进钢铁意味,“我不希望你把你父亲对于多元殖民的偏见带入这次任务。”

 

他捻着父亲的军徽突然觉得非常非常恨。他自己也不知道这种强烈的他之前一向讨厌的不理性的情感从何而来,它不属于他。多元宇宙殖民的分歧在他看来毫无意义,但他又对那些政变的策划一无所知。一无所知!

 

后来瑟兰迪尔采集水体样本的时候凭借高度得连他自己都不可思议的理性对那些生物来了一次大屠杀。他的离子枪烫的他都拿不住手。至于为什么需要那样的理性,他不想讲。

 

“你有把握吗。”

“应该可以,长官;我会尽力而为。”

 

(他是什么样子?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这让他非常无助地意识到自己正越来越变得像他的父亲。对杀戮学会天气一样的无动于衷。眼里有野兽色彩,磨炼到精锐。

瑟兰迪尔闭上眼睛犹如堕落。他松开手的时候不小心摔坏了离子枪的瞄准器。

他想过再次呼叫监听中心看看埃尔隆德是不是还在那里;他想了。但是他没有。

......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埃尔隆德。从现在开始算的话,是倒数第二次。

 

时针在钟面上回旋,不时发出整点的鸣响。这是一种穿越时光的游戏。

回廊不断塌陷。瑟兰迪尔发现自己已经跑到了尽头,于是硬生生刹住脚。身后是末日般的倒塌声。

(你明明知道不可能。哪一种都是相同结局。)

瑟兰迪尔叫了他的名字。

“你如果拿不到文件会被撤职吧......”尽头处的埃尔隆德做出头疼的样子摘下军帽,“因为我的缘故。撤职之后以你的身份好一点是软禁,你父亲若失势了......所以——”

埃尔隆德把文件递给他。

“我希望我不用质疑你的能力,瑟兰迪尔。他会把文件藏的很深。”

“不,您可以放心——”

他已经快维持不住自己脑活动形成的实体了,衣裳翻卷成波浪的样子微微起伏。黑发纠结不清。

 

他知道这是埃尔隆德的最后,最后一点点意识。

 

“你不会对瑞文戴尔做什么的,我和你也这么多年了,”他意外地笑得有点狡黠,“再说我的军队也不是巧克力做的。”

回廊开始解体。好像融解的软糖;这整个地方都遭到硬生生入侵,造成歪扭不平的伤痕。

瑟兰迪尔知道该怎么做。他在年少时侯就学会放一把手枪在自己的意志力里,此时拿出它来就是迈向理智的第一步——再说他已经这么做过了。

“快点走吧,瑟兰迪尔。”

一看到要杀他是那么容易,易如反掌,勾动扳机就可以。一如父亲对他的训练。并且他动也不动地微笑着,像之前瑟兰迪尔看到的那样:自身的分裂不能维持变化,躯体像花瓣散落加速死亡。看到这些,他就恨起他来。

 

“据我所知,你和埃尔隆德曾经有过交往......”

“......我已经和他没有任何瓜葛了,长官。”

 

回廊最终摧毁至无法复原,停止一切机能时他看见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在下棋。埃尔隆德总是赢。他总是温柔地(非常让人恼火的温柔)拿掉瑟兰迪尔被吃掉的棋子,最后得意洋洋地扬起尾音:“将军。”

......

 

瑟兰迪尔拿着文件断开连接。工作人员帮他拔掉一个又一个的连接端口,他看了一眼埃尔隆德。

恒温箱里里的他看起来安静地过分了,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他依然清清楚楚地记得埃尔隆德,仿佛他昨天才死去。但瑟兰迪尔通常都太忙了,现在可是在打仗。拧开收音机就是军乐。他们在离家很远的地方。

 

雷声愈来愈响,是枪弹和迫击炮的声音。天空很快布满隐形感应线。政变已经发生。无可避免。

 

次日,他的军队开往瑞文戴尔。

 

END 2(接前)

瑞文戴尔的士兵们看着全息图像上的瑟兰迪尔不发一言。

他缓缓扯下军服上的徽章丢掷在地上。连同地面上许多他一同丢弃的文件合约四面飞撒散。

“我投降。”他说这句话时声音细不可闻因为这似乎影响到他的自尊。随即又抬高音量向城内喊道:“我昄依你们。为了你们的主义——”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语言组织能力也脱离他的掌控。

瑞文戴尔的士兵看见那个敌方军官的金发,即使在扫描灯光阴惨惨的照射下看起来也近乎耀眼如同蜡烛的火焰。

“因为你们的领袖——”他补充,“你们故去的领袖——”他抬起并没有持握枪械的左手手背遮住眼睛。大概是因为扫描光线太刺眼。

“他是我的——”

他斟酌着用词:“是我的——”

“......至交。”

 【END】

番外1

你们都知道某沫不会写虐你们都懂Orz于是....一定会给你们回血的w!

戴上眼镜准备接受ET(真的不是TE?)小两口的闪光弹吧w!(所以最后那句是怎么回事啊!?)

年轻的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会一起下棋,或者是打模拟战争游戏。有时是同方,有时是敌方。

“打他后翼!绕到敌舰后面用中子刀啊你这个半秃!”

“傻的啊它后面有迫击炮!中子刀这关还没解锁呢两侧突破啊小笨蛋!”

......

瑟兰迪尔满脸震惊地看着自己面前呈现爆炸特效的屏幕——

“埃、尔、隆、德!!!那是我的登陆艇啊!!!我和你没完!!”

“谁叫你不贴我方标签......诶诶诶你做什么打我的!哇啊!”

最终双方双双殉情坠机。

一如他们最后的结局。

 

噗噗其实这是撸主打CS疯癫状态的写照=3=【够了】

我这人比较神奇偏爱装甲啥的咦我糙汉属性暴露了Orz

我可以滔滔不绝地讲BMPT是多么酷炫叼....【喂!】

所以花了很大力气才忍住不在文里家一些乱七八糟的兵器普及以满足私心啊我容易吗qwq!【揍】

好了还有1则番外和一个姐妹篇www稍等

图为果蔬萌萌的儿砸-v-想看父子同屏军装


最后最近认识的两个病友 @Eamthur (奥莱是你么!?那个高贵冷艳的主页怎么做到的嗷嗷!) @南苏树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20)
©曹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