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翀

我在每个胸口筑巢
就从里面碰到肋骨
一个原创写作者。
偶尔摸个同人爽文(x)
本命是曼普这两个老头子。
欢迎勾勾搭搭,谢谢并且爱你们。

之前说的 今朝有酒 二刷确定啦!会二刷的!

关于《今朝有酒》的信息戳我(含试读和目录)

抱歉因为现在还在学期中较忙,应该是寒假去印√

由于二刷人数少,可能会比一刷的价格贵一点点,还请见谅orz。

以及:感谢同好们,也希望你们看看我的原创哇。

抱歉占tag!


【完售资源】同人本《Carpe Diem今朝有酒》pdf百度云

《今朝有酒》by泠蜥(原圈名) 

今朝有酒完售现在放出全文辣!谢谢帮助我的小伙伴,谢谢入手了的小伙伴的支持OvO!

链接:http://pan.baidu.com/s/1nuTPwwD 密码:4sjj

有姑娘说我这是唯一的一本ET/TE本哈哈超开心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看看之前写的东西觉得实在太羞耻了qwq……

希望大家也能赏脸看看我现在码的原创文owo(还是在撸否)!现在用曹翀这个笔名,以后也不会再改了。

比方说: 《蜘蛛》 《君难》……(超不要脸打个广告)

相信各位病友不会随意转出里面的插图和文字。

索大眼在看着你喔。

下载地址中为pdf...

玩老梗。领主漫长曲折的内心坦白=v=

领主:瑟兰迪尔,我有个问题需要和你讨论一下。

大王:是吗?随便你。

领主:这是个政治问题。

大王:很抱歉,我刚开始听就已经困了。你为什么这幅表情——好吧。什么问题?

领主:一个关于……婚姻的问题。

大王:扯什么淡。那算是个政治问题吗?

领主:是的,每件事都有关政治,像其他事一样,一段关系要具有社会经济学基础。婚姻必须建立在相互的信任之上,要有共同的处世哲学……

大王:我就知道你这么封建。还有感情呢?

领主:是的,没错,当然了。那也是必须的。这种关系具有积极的社会价值,当两人团结一致的面对社会的时候……

大王:还有感情呢?我发现你今天话不...

《海螺壳里的酒》(现代AU/攻受不明/互攻)

一个好厨师可以告诉你每道菜是怎么来的,怎样的菜肴组合是最好的,而且他和许多葡萄酒商也熟络地很,特别是那些你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地方上的小葡萄园的家醅——

就冲最后一点,瑟兰迪尔也要为这位厨师在心里默默举起了写着“10分”的小牌子。

身旁他的同行神神秘秘地凑过来问,“你最中意哪一个”;一副挑选姑娘的口气。他懒洋洋架着腿,心里明澈嘴上却装出犹疑的样子:就那个……黑色头发的。看着勉强还顺眼。

前来搭话的人的表情仿佛嗅出了一个秘密。对方很明显不能理解厨艺比赛和厨师的皮相“看着勉强还顺眼”有什么关系。

“我是指——菜肴看着勉强还顺眼。”瑟兰迪尔赶紧心虚地补救。

还有法式馅饼,噢,瑟兰迪尔再次...

《Carpe Diem》预售微博投票印量调查(LOFTER预订过了的小天使不用再投惹=W=)

LOFTER预售+试读(留下邮箱就好辣)

ooooops抱歉烦到你们 再来一发预售_(:зゝ∠)_

因为原来LOFTER发的那个印调实在是……我不说了吃土去了_(:зゝ∠)_

(试读戳上面那个连接喔感谢=3=)

【一发完结】《杯中物Wine》(英国近代AU,糖无差(。・∀・)ノ゙,长篇HE)

Pairing:记者Elrond x 军火商Thranduil 【ETE】

Summary:请按妮妮·斯塔克事业有成并抱得美人归的人生作为内容梗概。(正色)【大误

另:我是贾尼党(。・∀・)ノ゙欢迎来勾!


“烈酒伤身,瑟兰迪尔。”

“不喝伤心。”

CHAPTER  ONE

“我也不知道加里安为什么会以为我会答应接受你们这个该死的访谈,”瑟兰迪尔侧过脑袋用牙齿拔出冰过的克鲁格香槟的软木塞。茶几上一个细长的笛形酒杯就立在他的手肘旁,刚刚倒入的香槟嘶嘶地冒着泡;那个仍然在劈啪作响的酒瓶就随随便便地插在旁边的盥洗壶里,周围塞满冰块。“我并没...

茂千载,                           尘新妆洗,

    琴和百年。                ...

原曲:河图《为龙》 指环王ET《千秋万载》

by时间剧团 编填 泠汐 听前请务必戳我

P.S:如果有愿意翻唱的病友QWQ来找我呗!


月如霜 举起的酒觞
伊人妆 一闪而过的迷茫
翘首觐向 广阔的域疆 星河日月辉映于衣袍上
你是远方密林的君王

掌心上 恒古的星象
又知晓 预言呈现的苍凉
悄逐夜长 鸟收拢翅膀 你俯身眼眸便是湖光
睿智外衣包裹的锋芒

愤怒火焰灼伤了脸颊 谁为他洗净了铅华
风被束缚在四角打结手帕 过往群声的嘁喳
华服美饰中他只留下 珠宝首饰铿锵的盛大
千...

【慎入】《愿逐月华流照君》(痴汉大王,微意识流,剧情操蛋慎!)

(加上BGM食用更佳  顺便安利我詹贝贝  别被题目吓到QAQ)

来自三狗对理科的报复

瑟兰迪尔在Mirkwood待了太久太久,几千年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眨眼。他屈从于这种没有太多趣味的甜闷无聊的生活:极少的外交、料理政事、确定财富在增长。但是今晚月色太迷人,光线打在他的胸口仿佛撕去他零碎散落的防线。幽暗密林的王摘下他冬青枝条的王冠。

月亮解开他记忆的第一颗扣子。一如那个黑发精灵对他做的那样,温凉如丝却又灼人。

瑟兰迪尔知道那个精灵在哪里。


青草的露湿隔着便鞋的鞋底...

原著向】《七里递香回》(傻白甜HE)前文

(苏南 @南苏树洞 QAQ我回来了我一模一定好好考母上说我自招进ff了就可以去帝都找你啦!)

他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呣。”

埃尔隆德估计看见他眼里都放光的,自己先笑起来,把马系在树上对他打出引领的手势说你就是挑嘴,你就是挑嘴。

他采集那些大自然的宝藏,轻手轻脚采摘有如拿取鸽蛋,放进身后瑟兰迪尔撑开的口袋里。蒲公英和野草莓的叶子可以做色拉;百里香能用来调味。埃尔隆德一个人一面嘀嘀咕咕地在前面说着荨麻可以炖汤荠菜可以当包心菜煮,一面背后长眼似地打掉瑟兰迪尔伸向那些在阴影中活起来的有皱褶、长斑点的菌类的爪子。

瑟兰迪尔忿忿然地跟在他屁股...

下一页
©曹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