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翀

我在每个胸口筑巢
就从里面碰到肋骨
一个原创写作者。
偶尔摸个同人爽文(x)
本命是曼普这两个老头子。
欢迎勾勾搭搭,谢谢并且爱你们。

《奇怪的陌生人》(命题故事)

一篇命题故事的稿子。有点仓促,但还是祝阅读愉快!

正文:


章建国急急忙忙打开门,像蜜蜂冲进一朵花。他设想了一百种回家的可能,妻子如何拥抱他,女儿如何爬到他肩膀上。但是他没有预料到这个:

面对他的招呼,小女孩往后退了一步:“妈妈说不要和陌生人讲话。”

我是爸爸呀。我只是出差太久了。我只是可能长得有一点点不一样了,他恳求着说。

“你不是我爸爸。我有爸爸了,”小孩一边说一边向后退,然后跑起来:“妈妈!有陌生人来我们家里了!”

三年的时间没有改变她,也没有改变这件出租屋。墙皮因为发潮而剥落,好像里面有一只手。她也还是健壮的,像匹母马的样子。此时孙艳对他就浓得像樟脑丸,他闻到...

《塑料性手机》(短篇完结)请戳图!

参加比赛的一篇短篇,由于时间短写得很仓促抱歉qwq。

比赛原命题:《当他们还在用Nokia的时候》

吐槽了手机和我很多不喜欢的东西,我仍然可能不在读者舒适圈请慎重。

其他更多原创短篇戳我主页ღ( ´・ᴗ・` )!

有没有小蓝手或者评论呀qwq

今天4月10号,祝自己生日快乐。

图为两年前的我。现在看看,我好像也没有什么大改变。没怎么长高,只是剪了一个短得不得了的头发,能让我觉得自己帅一点。两年来好像什么也没有蕴含,任何事物都进入别的事物之中。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我在写东西时感到自己是衍生的。

其实不管是不是新的一岁,我都有很多东西想去做。包括我一直想考的某个大学专业,包括我想的毕业了要写的长篇小说,包括我想和我弟弟徒步走一个城市一天,等等等等。

我写的东西也许有一大半是毫无意义的,我之所以还要这么做,是希望你们看到另一小半。

总而言之,谢谢给过我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的人,谢谢fo我的小伙伴。

之前说不知道怎么称呼我的旁友,叫我...

《中国无头者》(短篇小说完结)

不怕你们对号入座。也许我还希望你们这样做。

其他小说戳我主页即可,谢谢:D


天亮的时候,天空必须放开大地。他们四处寻找着,在城市里游荡。有一部分人足够幸运,先找到了一些。然而,其他人没能紧跟潮流。由于他们找不到可供谈论的新闻,找不到能拿来争吵的金句,找不到可以搬上电视的材料……总而言之,由于找不到这类酒精似的陷阱,第一拨人开始斗殴。第二拨人由于烂醉如泥,也开始斗殴。

在斗殴中,男人的头被一个小木杵击中了。更加不幸的是,他甚至没有参与斗殴。在这个日复一日的清晨,他只是站在窗口喝一杯豆浆。看着这些斗殴的人们,这份微小的日常折磨所带来的痛苦,也不过只是有如利刃穿心。下一刻,他的...

photograph by 泠蜥

©曹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