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翀

我在每个胸口筑巢
就从里面碰到肋骨
一个原创写作者。
偶尔摸个同人爽文(x)
本命是曼普这两个老头子。
欢迎勾勾搭搭,谢谢并且爱你们。

《实验诗 拼贴一号:化学课》



曹翀






代课老师 没有 眼白



因为 美瞳 尺寸 不适合



和黑色 特浓 眼影



她的 木炭 眼珠 缓慢 转向我们



她说 谁 违背 实验室守则



谁 就会 褪色



试纸 不能 湿润



浓硫酸 的 吻



吱吱尖叫 竹鼠



燃烧 口红 还没有 成熟



抽取式 手机 双十一 不够美丽



她 口中 涌出 乌合之众



小小 柔软 的 透明 蚊蝇



吸附在 校服 上...

《谋杀未遂》


我的弟弟发了疯

他说他要养一只猫

当她死去他便去死

他告诉我这些时,他躺在阳台的铁架子上

扭动,金黄色的光齿像一只豹

贴紧他的面孔,死亡的面罩

回头一望,就有千人倒在途中

而此刻  我指责他给自己加冕的皇冠,

以为自己是阴雨之国的国王

我又不能给你一只薛定谔的猫,我说,

既死又生,站在骸骨之中分娩

边死边生,潮水上岸又离开

你以为那是爱?

他回答说,

姐姐,因为你没有猫



直到某天

我设想了千百种死去的方式

因为窗户紧闭双眼,雨天催眠

我的肺叶是风帆,

呼呼驶过

粘液与血的港湾:

撑伞时我摔了一跤

掉进马路的牙齿里

他们以...

《诀窍》

做题。北京电影学院:《诀窍》,要求用到:在农贸市场内外,以方便面、口香糖、盗版光碟为关键词。

殷切希望各位可以给我建议,我个人觉得对于考试要求来说戏剧性不够QAQ,描写也还太多。

正文:

租卖盗版光碟的小贩阿庸在农贸市场出口处里租了一个小摊位,与蔬菜瓜果显得格格不入。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在这儿和他怎么能在这儿做生意的。

阿庸碰见这个戏剧性的姑娘是偶然的事。他第一眼看见这个姑娘占据了整个脸的粉红色泡泡——她有能把口香糖吹得这么大而不破裂的诀窍。她第一次来就向阿庸租了许多碟片,并且宣称要所谓“经典影片”。在这种地方,一上来就要彰显自己品格高雅,但外套上还散发着方便面香精味的人,阿庸还是第一次见...

存在——评赫尔曼·黑塞《荒原狼》

我又拿作业混更了欢迎殴打我

正文:

乔治·巴塔耶说:“每一个存在的根基上,有着不充分性的原则。”这个被有些滑稽地称为荒原狼的男人,就是这种不完满原则的再现。书中帕勃罗的场景很魔幻,非常异域,有点马戏团的味道,而荒原狼作为一个存在,不充分地存在着,他并不试图与其他存在相联系,以产生一种共通。

而赫尔米娜就是一个窗口。赫尔米娜并不是出口,因为她并没有为“荒原狼”,这个可以被称作现代病的一种,提出实际可行、或者理论上的解决。对不充分性的意识源于存在对其自身的质疑。如果他只是独自一个,就封闭了自身,有点儿愚昧,又有佛家的平静圆满。但是他的内在又骚动不安,因为他知道自己有“荒原狼”这...

【补档】我太懒了就一起补了。文包整理改天吧_(:з」∠)_

如果不是同人的话我的东西都分好类了在lofter合集里!

一直被和谐,抱歉麻烦请走百度云:戳我 再不行了就戳我

密码:dtyy

本次补档短篇小说为《到处渴望》《君难》《退潮革命》。

《君难》相关历史资料请戳我

老福特你再这样搞我要暴躁了啊啊一天到晚河蟹(拍桌)


《奇怪的陌生人》(命题故事)

一篇命题故事的稿子。有点仓促,但还是祝阅读愉快!

正文:


章建国急急忙忙打开门,像蜜蜂冲进一朵花。他设想了一百种回家的可能,妻子如何拥抱他,女儿如何爬到他肩膀上。但是他没有预料到这个:

面对他的招呼,小女孩往后退了一步:“妈妈说不要和陌生人讲话。”

我是爸爸呀。我只是出差太久了。我只是可能长得有一点点不一样了,他恳求着说。

“你不是我爸爸。我有爸爸了,”小孩一边说一边向后退,然后跑起来:“妈妈!有陌生人来我们家里了!”

三年的时间没有改变她,也没有改变这件出租屋。墙皮因为发潮而剥落,好像里面有一只手。她也还是健壮的,像匹母马的样子。此时孙艳对他就浓得像樟脑丸,他闻到...

暴怒与压力下的产物,切勿当真,切勿当真。我是个正常人,我其实还是很爱她。如果没有太看懂,想要询问具体缘由可以评论或者私信。

预警:可能有令人不适的想象。

《马桶死亡狂想》

由于某条禁令,

(我像一颗土豆那样平静)

得去厕所给这个女人打电话。

我欣喜骄傲,

以为我的一生不止负责失败的那一部分

一,三,五,

我的嘴巴快乐地蹦出数字,

你满意吗。

而这个女人,情绪的黑乌贼,

触手纠缠我的词句。

“你禁止说‘你满意吗’!

而必须说‘吗意满你’!”

乌贼的墨汁渗出听筒上的小孔。

还有耳光,雷声比闪电先来

因紧绷而颤抖,马桶中的暴风雨

我向蓝色的威猛先生祈求:

求您帮...

《大病》

如果午睡可以延续一生。

直到皮肤变成床单,

没有枕头只要肩膀。

我的肉体可以宽广

如海洋。

人们将不得不抬着我的床下葬。

直到掘墓人叫醒我,

让我挪一挪位子。

他挖好之后,我再爬进去。

甜美、温柔的死神。

我将拥有一天睡二十四小时的特权。

我的力气,

只够一场午睡直到死亡,或者

一秒钟的醍醐灌顶,浑身颤栗。

醒与不醒之间是一层处女膜。

离开之后难以修复,

还让你的心疼痛。

太好了。请让我更多一点地死在未来

直到我什么也不爱,

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直到快递员摁响门铃,

有人去签收,把东西搬进屋里。

紫色的、黑蓝色的、

血红色的李子。梦神的罂粟

从...

《组诗:阴性的譬喻》

(诗歌省级比赛这个作品得一等奖啦!能得到认可还是很开心的qwq爱你们。比赛详情可以看“诗午餐”公众号,那边之后也会推送我的诗!(*´▽`)

写了关于性侵,关于女性主义的东西。前阵zhu军那件事很快就被许多电视剧、绯闻和奇观淹没了。我觉得奢求某种结果似乎是不可能的,只是希望能够让人记得这件事曾经发生过。)

 有以莉莉母女为型。相关设定请戳:《生吞》《呼喊与细语

《世界的婴儿》

1

人们把手放在她的漩涡肚脐:

“告诉我们你在哪里?”

肚脐吹出一阵风,它说:

“我在这里,我是他精子的变形”

唔,唔,人们审判道,

那也可能是他不小心

算了吧!饶过他的姓名...

从小到大,再长一遍

命题写作的稿子qwq(题目是给定的《我的夏天》)。也许有点小蠢小矫情……

正文:

在这个即将进入高三的暑假,我的日子平淡又缺乏奇遇。就像一个长跑者被锁在悲哀的节奏中,我对即将到来的九月不断生长着恐惧。

某天小学同学们说要聚会。这会消耗掉我大半天的时间,但犹豫了很久我还是去了。到集合地点的前二十分钟我就开始后悔。

稀稀拉拉到场的也不过十个人,准备去一家KTV。我们稀稀拉拉地走在上海灼人的阳光下,几乎每个人之间都拉开一段距离,除了几个因为打游戏就很快说上话的男孩。我对这沉默的进军感到非常惊讶。没人会相信这十个人竟然要前往同一个目的地。

所有人都还拥有着同一张面孔,没有谁让人大吃一惊的。只...

下一页
©曹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