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翀

我在每个胸口筑巢
就从里面碰到肋骨
一个原创写作者。
偶尔摸个同人爽文(x)
本命是曼普这两个老头子。
欢迎勾勾搭搭,谢谢并且爱你们。

在卢修斯·马尔福没有学会贵族的利己主义和享乐主义的时候,他像皇帝一样厌烦,并且常常摆脱不掉忧郁。

这极其可笑。比方说,他想要与之对话的人总是渐渐缩小。止于手指,止于手指抚摸的名字:汤姆·里德尔。汤姆里德尔翻卷起来的袍角;汤姆·里德尔在羊皮纸上签字,以致小指上有墨水的痕迹等等等等,这些东西说起来极其恶俗。

包括他会梦见性。黑色睡袍带子像一条蛇似的嘶嘶响。肚脐上的淡痕在他的两膝之间……小腹是凹陷于两胯之间的深谷。伏地魔拨开卢修斯挡住眼睛的手。你的小臂上有雀斑,他似乎很惊讶地说,我以为马尔福都跟人造的差不多——喔这真可爱。

下巴上那块苍白的斜面。

现在这个男人就和他坐在同一条长凳上。春天的鸟雀叫得极其欢快,野豌豆花在马尔福家族的白色坟墓周围招摇。燕子飞了一大圈。

卢修斯自恨软弱的羞愧慢慢积成了怨恨(为什么他在我的梦里如此轻佻?),伏地魔跟他坐得这么近,卢修斯甚至觉得他乏味起来了。

君主开始慢条斯理地询问他账目,把一只手搭在他那边的椅背上。伏地魔几乎残忍地再次提起卢修斯父亲去世的事情,问他感觉还好吗。

卢修斯又阴险又悲哀,他说好极了我的大人。

伏地魔的微笑是他的脸部特征,不是外表。他慢条斯理地询问公务,卢修斯对这一点感到极其恼火,他一失望又怪起伏地魔来了:

噢,我的大人,谁也不会因此坐在你借贷的几张钞票上……

这一次是斯莱特林的君主货真价实、像峡谷那样大的微笑。椅背上的手朝卢修斯那边又伸展了一点。汤姆的黑眼睛在自己的黑头发里寻找缝隙:

“您在造反?”

 

 

 【嗯如果以后还有脑洞就接着写】

 

 

随手小段子。

沉迷脑补lord一撩头发看着卢爹说“您在造反啊今晚我来管教管教你

以及委委屈屈的卢爹哇靠可爱死了

md苏成烟花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38)
©曹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