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翀

我在每个胸口筑巢
就从里面碰到肋骨
一个原创写作者。
偶尔摸个同人爽文(x)
本命是曼普这两个老头子。
欢迎勾勾搭搭,谢谢并且爱你们。

抱歉!有几篇完结的短篇由于要投稿暂时还没能po上来,之后会发的√

小段子混更吧٩(❛ᴗ❛)【x】求小红心小蓝手哇谢谢!

 

去年夏天,卢修斯看见一个小孩很像他。

虽然那个男孩一副吉普赛人的样子,在翻倒巷的角落里蹲着,一动不动。一个深色皮肤的男孩,脸朝向右面的墙,耳后别着一朵花。

于是卢修斯给了他一点钱。小孩想要更多。他翻过手掌,摊开掌心。男孩由于缺乏教育,样子有点蛮横。

卢修斯垂下眼睑。他甚至颤抖了几秒钟,才忍住没有掏出魔杖放在男孩小小的掌心里。太阳是那么大,他甚至能闻到自己发胶融化的味道,那种有点古怪的香气,而他在颤抖,一瞬间浑身伤痛、粗糙又苍白。

看见那男孩的脸是无用的。甚至连看见他也是无用的,卢修斯不可能去看他,因为卢修斯已经看见了太多。这个动作也十分地如出一辙,命令式的,条件反射地穿过他所有神经:“把你的魔杖给我,卢修斯·马尔福。”

他没有在看,从大衣口袋里拿出刚才的找零,放进小孩的手里。

他能感受到男孩盯着他的脸。

因为这,卢修斯想认识一下那个男孩,并且他也做到了。这个小孩在翻倒巷偷窃或者乞讨,天一黑就躲起来。然而认识之后,卢修斯也就明确知道了,这个男孩和他的差异是多么巨大。

前几个礼拜卢修斯又碰到一个男人,觉得他有些像去年翻倒巷的那个小孩。黑色眼睛,黑色头发遮住眉毛。当然,不仅仅是长相。那个男人走路的步态、说话时候的重音、等待的时候曲起腿……

 

而他本身就在卢修斯碰到的一个又一个的相似的人之中消逝了。今天卢修斯也可以再碰到一个男人,这人可以有点像前几周的那个男人……

这个故事可以无止境地进行下去,要多长有多长。卢修斯就知道他——里德尔,贯穿卢修斯和他自己的生命的路是无法追踪的。因为里德尔的袍子是这样长的,他可以藏起袍子下的脚印,以这样的方式在卢修斯那里消逝。

这个骗局对于马尔福来说也太大了,并且极其富有渗透性。被汤姆·里德尔渗透了的东西,让卢修斯感觉是双倍的。只要碰见有些像他的人,心里就会喊叫:

当心!当心!

他飘动的头发,他闪光的眼睛! 

要绕他巡行三圈,

在神圣的恐惧中闭上双眼, 

因为他尝过蜜的露水,

饮过乐园里的乳泉——

 

今年很冷,他的肺炎跟以前一样又犯了。壁炉哔哔剥剥地响着,红通通地映着地毯。风一直在刮,冬天令他屏息。这天卢修斯喝酒的时候被呛得咳嗽、眼睛发红。他心口不一,右边眼睛也比左边眼睛疼痛并且悲伤;因为右边的眼睛在出水而左边没有。酒太烈了,卢修斯也已经不年轻了。

但在这个深夜他骑着马来了,然后带着卢修斯策马奔向家族墓地。

FIN.

 

 

诗出自柯勒律治的《忽必烈汗》。

emmm你们可以理解卢爹和lord一起离开了,也可以理解为劳德真的复活回来啦。要评论可以吗qwq求同好!谢谢你们看到这里x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38)
©曹翀 | Powered by LOFTER